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参与设计苏州河期间降生的女儿名叫“书和”_国内频道_

发布日期:2020-09-18 05:25   来源:未知   阅读:

章明教授同时参与过黄浦江滨江开发与苏州河贯通的设计,在他看来,这两者并不一样。“黄浦江是上海的门面,苏州河就是自家走廊。门面是展示型的,而苏州河则要展现市井百态。”

“此外,远期也许还可以考虑通过整体交通梳理,把南苏州路整体变为有限制的交通通道,让人行道和机动车道共板,平时作为步行道,只允许沿线单位的车辆进出,过境车辆不能通行,减少了车流量,也能释放出大量的慢行空间。”

2006年,王绪男刚到上海上大学,空闲的时候总是漫步在城市各处,每当走到苏州河畔,都会感叹于苏州河与上海中心城区的繁华闹市之间紧密的关系。“城市因滨水空间而变得温柔,每次我走到四川路桥上看河面,都会感觉眼前一亮,但每次走到苏州河中段局部地区,又让人感觉心存遗憾。”

最难在于让百姓见水亲水

他认为理想的滨水区域,首先应该是开放通透的,让人们有机会亲近水体,享受水体;其次应该承载城市公共生活能力,为整个城市增添竞争力,为人们生活增添幸福感;更重要的是具有历史传承和文化记忆的功能,带有可以阅读的厚度和可以品味的深度;同时兼具生态效应,在塑造海绵城市、改善微气候等方面发挥作用。

在设计的时候,团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防汛墙降低,将步行道升高,让人能看到水。步行道抬高的同时,在坡道、台阶等过渡空间覆土,种上绿化,同时解决观水和补绿的问题。

苏州河中段河岸空间十分逼仄,最窄的地方只有1.5米宽。进深很小,但防汛墙的高度却很高,达到1.8米到2米,行人既缺乏行走空间,又看不到水。“沿线缺少树木和绿化,还分布着许多杂乱的小店铺,过去这里经常被当成垃圾清运车的通道……”

王绪男没想到,当年的这些小小的遗憾,如今他能亲手参与改造。“苏州河畔公共空间的开发,最重要的是处理好人和水的关系,设计策略也由原来的挡水防水变为现在的见水亲水。”王绪男说,苏州河贯通段中段开发的最大难点,其实就在于最大限度地让百姓见水亲水。

“上海的一江一河贯通开放目前已经卓有成效,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上海市民沿江不见江、临河不亲河的遗憾,让人们更多地走向水边,提升了生活的获得感和幸福感。”说到对接下来贯通工程推进的期待,他希望未来苏州河能进一步稳定水位,增加人们的亲水可能。

玻璃防汛墙,是团队的创新工艺,可以在原有防汛墙的基础上让行人看见水。“建玻璃防汛墙涉及很多管理和安全问题,比如铝挡板的防汛墙需要定期擦拭和维护,玻璃如果出现问题如何快速发现并处理。”王绪男希望,苏州河边的空间能变得更加通透开放,让人们更加喜欢和热爱这座城市。

王绪男、张林琦夫妻,都是苏州河黄浦段的设计团队成员,同济大学建筑系章明教授领衔的同济设计集团原作设计工作室设计师。三个月前,女儿诞生的时候,他们给孩子取名为“书和”(与“苏河”谐音),以此纪念夫妻共同参与的苏州河贯通工程。上周末,一家三口来到苏州河边,在新建好的“介亭”上拍了张照片,朋友圈上配文:“书和遇见苏河”。在他们身后,是远处东方明珠的绝美背景。

目前,防汛墙是人们亲水的主要阻隔,尤其在苏州河中段。“如果能通过在河口建设水闸等方法,把整个苏州河的潮汛问题转变为雨洪管理问题,就有可能把防汛墙的高度降低,让苏州河的亲水性问题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河道和城市就会变得非常亲切。”

黄浦江滨江岸线的腹地大多较为完整开阔,苏州河畔的腹地比较狭小;黄浦江畔更多是城市公共空间格局的打造,而苏州河畔更多的是周边市民生活的体验,苏州河与周围的连接关系会更加紧密。“黄浦江和苏州河的性格不同,滨江空间性格硬朗大气,不拘小节,而苏州河边的公共空间则更加精致典雅,需要雕琢打磨,展现优雅的城市生活。”

期望城市与河道变得更“亲切”

今年底,苏州河两岸42公里滨水岸线将实现基本贯通开放。“到时这里肯定是最热门拍照点,来这里的人会很多,这样的照片估计很难拍到了。”王绪男说。作为一名设计师,大众免费印刷图库最早9一,能看到自己亲手设计的苏州河沿线景观一天天变美,是最幸福的事情。

Power by DedeCms